手机客户端

点击这里可以发送分享哦!

支付产业网 首页 资讯 查看内容

第三方支付分化加剧:头部机构拟上市 巨头加紧揽入牌照

2020-12-21 07:28 | 来自: 经济观察报

分享到: 微信 更多
捷软世纪反洗钱

  经济观察报 记者 王涵 2020年,第三方支付机构的分化在进一步加剧。

  有些中小支付公司今年“卖身”于巨头平台,如今年以来拼多多、字节跳动、携程已经揽入支付牌照并应用到自己的业务场景之中,计划上市的快手也正意图收购一张支付牌照。

  同时,银联商务作为国内收单领域的头部机构计划登陆资本市场。“有人欢喜有人忧”,在金融强监管之下,也有江苏CA、上海畅购等第三方支付却因违规、业务难开展而被迫退出支付行业。

  头部机构上市 离群者掉队

  又有一大支付巨头将冲刺A股。12月15日,证监会上海监管局网站公示了《中金公司关于银联商务股份有限公司辅导工作总结报告》,银联商务已具备上交所规定的有关股票发行上市辅导验收及发行上市的基本条件。

  历时4个月辅导,中金公司“护航”,银联商务已具备发行上市基本条件。因此银联商务上市显得低调又高效。预计接下来银联商务将向上交所提交科创板申报材料,目前A股上市的第三方支付机构仅拉卡拉,港股市场上有汇付天下。若银联商务顺利IPO,将会成为A股第二家支付机构。

  作为国内收单领域的“执牛耳者”,与支付宝、微信支付着重线上支付的打法不同,银联商务更倾向于线上、线下并重,拥有全国最大的商户受理网络。今年上半年,银联商务实现营业收入29.73亿元,实现净利润1.8亿元,上半年的毛利率为48.14%,而2017年至2019年,公司的毛利率分别为52.57%、54.39%和51.47%。

  银联商务的控股股东为联银创投,持股比例为55.5362%,间接控股股东为中国银联。不过,中国银联亦直接持有银联商务4.1434%的股权。另外,银联商务第二、第三大股东为光际咨询(北京)有限公司、浙江民营企业联合投资股份有限公司,持股占比分别为9.3413%、5.9833%。此外银联商务还有其他十余家股东,涉及到多家上市公司,如雅戈尔、中海集团、泉州七匹狼等。

  一位支付圈人士告诉记者:“银联商务分拆上市早在2016年就传闻着手准备,随着相关支付领域企业陆续登陆资本市场,作为支付领域龙头企业,登陆资本市场只是迟早的事。”

  支付行业的波诡云谲在于市场认可度也在于监管松紧度。12月中旬,央行官网公布了支付机构的牌照注销信息,4张支付牌照被正式注销,分别是御嘉支付有限公司、艾登瑞德(中国)有限公司、江苏省电子商务服务中心有限责任公司(“江苏CA”)、安徽华夏通支付有限公司。江苏CA成为今年首张被注销的互联网支付牌照,而其他三家均属预付卡机构。

  早前,上海畅购企业服务有限公司也是一家被央行注销牌照的互联网支付机构,因被查发现存在大量挪用客户备付金、伪造财务账册和业务报表等严重违规行为,扰乱支付服务市场秩序,且造成重大损失。

  针对第三方支付违规问题,2020年依旧延续了往年的严监管态势。今年年内,央行已对支付机构开出超60张罚单,罚没金额超3亿元,是去年总额的2倍,其中有近半罚单涉及到双罚。其中,商银信公司涉16项违规行为,罚没1.16亿元,刷新支付罚单最高纪录。

  巨头入局

  目前,支付牌照几乎已经成为头部互联网公司的标配。对于以支付为端口展开的金融布局,抢先入场的巨头们早已看清前路并提前抢占地盘。

  今年11月份,快手在招股书中透露,其拟以8.5亿元人民币的价格收购X支付公司的全部股权,且准备以内部资源进行现金结算。上述支付圈人士告诉记者:“X公司即是易联支付,快手在打造自己电商平台若没有支付牌照形如裸奔,类似于二清模式,若平台扣留第三方商户资金是违规的,收购一家现成支付公司是最快路径。”

  而在此之前拼多多、字节跳动、携程花重金收购支付牌照。

  1月初,拼多多间接获得第三方支付公司上海付费通50.01%的股权,认缴出资6083.99万元,终于将支付牌照收入囊中。随后根据上海联合产权交易所公告,上海付费通26.817%股权以约2.37亿元价格,已于11月16日成交。

  2月27日,重庆联合产权交易所挂出一则股权转让公告,重庆联付通网络结算科技挂牌转让其100%股权,转让底价为4亿元。

  今年8月,携程受让东方汇融100%股权,通过全资收购的方式正式获得央行的第三方支付牌照,成交价格41680万元。

  历时近三年,今日头条终于也在8月底将第三方支付机构武汉合众易宝科技有限公司收入囊中。不过,具体作价尚不得知,今日头条方面三缄其口,头条系早已在体系内投入使用合众易宝的支付通道,包括今日头条、西瓜视频、火山小视频等平台,其用户协议显示由合众易宝等第三方支付机构提供支付服务。“主流的互联网巨头有限,头部谋求的支付牌照基本到底,剩下的二三梯队其实对支付牌照的需求并没这么强烈,是否会花大价格收购还要看业务开展策略。”苏宁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黄大智坦言。

  第三方支付牌照买卖,在国内形成一个特殊的产业链,价格剧烈波动。记者统计往年数据发现,2016年最高的交易价格为30.39亿;2019年,最低的交易价格为0.25亿。

  黄大智告诉记者,“支付牌照巅峰时期是集中在2015、2016年,牌照价格处于高溢价周期内,因为并没有公允价格且与自身业务范围挂钩严重,收购价格动辄二三十亿。现在来看远远卖不到原来的价格,是属于供给过量的市场。“卖身”之外,被注销牌照的数字也在增加,今年也有江苏CA、上海畅购却因违规、业务难开展而被迫退出支付行业。

  据不完全统计,央行从2012年至今注销了38张支付牌照。被注销牌照的主要原因大致可以分为四类:不予续展情形或未提交续展申请;不符合《非金融机构支付服务管理办法》等非银支付机构监管制度;被注销、主动申请注销;主要涉及业务合并。

  外资入局是否也有可能会搅动支付牌照买卖市场?去年12月,PayPal也宣布在9月30日中国人民银行批准后,其已完成对国付宝信息科技有限公司70%的股权收购。

  黄大智对记者表示,“随着市场开放,有实力的外资进入中国支付市场。但是费率是个严重的考量,欧美支付费率在3%,国内目前是千分之六。只能说外资进入后具有想象空间,拉高支付牌照价格概率还是很低,起码在近两年市场,牌照市场是供大于求。”

  在业内人士看来,对于支付行业另一大挑战是数字货币来势汹汹。一位银行金融科技从业人士表示,“实际上最大的影响不是支付本身,而是由支付衍生出来的其他业务,比如借贷理财等基础业务,最受影响的是背后的数据则,相当于支付端可能无法全面掌握消费者的消费数据和用户行为判断。但目前央行数字货币具体的细则也没有细化,一切都存在不确定性。”

评论 0 | 关注 0 |  0 |  收藏   

最新评论

Copyright@支付产业网   |   京ICP备17067647号-3   |   联系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