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支付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点击这里可以发送分享哦!

中国支付网 首页 资讯 查看内容

雅座、二维火和客如云靠裁员降薪续命,一场资本烧钱式的春梦醒了

2019-6-11 10:20 | 来自: 筷玩思维 李三刀

分享到: 微信 更多

  2019年1月,雅座“拖欠员工工资且裁员近200人”的丑闻在业内外引发了广泛关注,由员工自发成立的维权组织“雅座维权讨薪小分队”也陆续曝光了雅座内部运营和人事层面的种种黑幕,一时间其CEO白昱成为众矢之的。

  2018年12月,二维火创始人唐僧主动自曝“全员降薪20%,并透露以个人名义对外借款4500万,用于偿还员工工资”。

  2018年12月,客如云运营近乎全线崩盘,有内部高管透露公司账户上已经没有钱,伴随着大裁员的是多地分公司的直接裁撤,讨薪无门的员工开始四处发帖维权......

  筷玩思维(www.kwthink.cn)近日注意到,客如云开始以阿里旗下全资子公司的名义开展招聘和业务等相关工作。

  在企业的发展过程中,几乎所有的创业项目都逃不开如何盈利和几时能盈利等问题。

  从大环境看,2010年之后,创业圈的投融资行为明显加速,这个看似平常的行为可以说是推动了国内整个经济的全面发展,最明显的就是近些年崛起的互联网科技和共享经济,资方推手之下,业内诞生了不少“负债的巨头”,美团点评、滴滴、ofo算是其中的典型。而数年过去,在有些资方“被套牢、被套路、被套现”之后,资方的耐心渐被磨平,业内都在说,随着资方的愈加淡定,资本寒冬终于来临了。

  在寒冬之中,一些企业在考虑如何活下去,而部分企业虽然一直活着,但对它们来说,如何盈利和几时盈利才是最切骨的痛,餐饮SaaS领域也是这样的情况。

  关于这个问题,有圈内人士认为:“SaaS这个领域目前不盈利,不代表以后一直不盈利,SaaS是完全可以盈利的,而且随着市场占有率和市场集中度逐步提升,加上未来餐饮业的倒闭率逐步下降,综合起来看,SaaS企业能够盈利只是一个时间问题。”

  

SaaS

  SaaS企业盈利可能不是问题,但时间却是最大的问题,这个细分领域的背后也直指一个残酷问题,“盈利依然是暂不可期的事儿。”包括不久前雅座、二维火、客如云等甚嚣尘上的大裁员事件也给业内触发了更多深刻思考:如果“时间”和“盈利”是两块拦路石,那破局点又在何方?

  雅座、二维火、客如云大裁员事件的背后映射了什么问题?

  2018年11月,在德勤“2018中国高科技高成长50强”中,客如云排名第18位,而后不过短短一个月,客如云就因被曝欠薪裁员而上了热搜。

  同为SaaS领域的老牌服务商,全员降薪20%的二维火则显得淡定很多,其创始人赵光军(唐僧)在内部群公告直接指出了公司的现金流危机。赵光军告知员工,自己已经用个人名义借款4500万用于发放拖欠的工资。

  赵光军是一个比较聪明的创业者,他先是肯定了外界的爆料情况,之后又指出这次危机的原因之一来自于投资方拖延资金,但好在公司账上资金还较为充裕,降薪、借款只不过是公司在资本寒冬中储备粮草并锻炼身体罢了,寒冬将过,暖冬必定也不远。

  资本和资金是企业发展的动力源之一。客如云方面也指出了它的危机与背后的资方“钱包生活”有关:“客如云欠薪2月之久,装机用二手顶替,而原因是融资没有到账,大股东钱包生活涉嫌非法借贷已经撤资。”随后客如云对外解释,所谓的停产不过是销量不错一度卖断货罢了。言外之意的倔强是请求业内外不要添油加醋。

  对于雅座、二维火和客如云这种没有太大造血能力靠资本输血的企业,有圈内人士认为,三家企业的财务问题很明显,简单来说是收入打不平支出,之前融资的钱基本花完了。类似餐饮信息化行业去年底和今年初的丑闻密集爆发事件,在其它行业也有类似案例上演,这直接反映出了此行业慢慢进入优胜劣汰的洗牌和成熟阶段了,之前野蛮发展的模式已不可持续了。

  有同样是在餐饮信息化行业的某创始人认为,一定程度上来说,SaaS服务商都是同一战壕的战友,都在为中国餐饮信息化与互联网化做贡献,对于雅座、二维火与客如云等友商,其它企业在寒冬来临之际为它们献上祝福是应该的。

  但商业竞争毕竟是残酷的,也不是所有的服务商都在真正为行业做贡献,比如一些较早出局、放弃的友商,它们切入市场时就曾经采取过一些“不太正确”的策略,挟最初融到一大笔资金之威,在市场上采取低价甚至免费的策略,它们的目的“并不纯粹”,有可能是接入支付,又或者是为了获取数据等。

  但从长远来看,这些有心机的短视做法是违背商业规律的行为,或早或迟都会遭到市场的负面反馈,当资本寒冬潮水退去时,裸泳就很尴尬了;餐饮SaaS领域是典型的2B的市场,服务好2B市场需要有耐心、有长期坚持的信念,只有能提供有价值的产品与服务才能笑到最后。

  

  作为持续深度关注和研究餐饮信息化的产业媒体,筷玩思维分析认为,对于暂且不能盈利的企业来说,企业切入市场时烧钱的速度和拿钱的速度就是企业的生命线,像之前多数便利店如邻家、地球港、全时等企业的危机,也多是由于资金链或者资本方的问题。资金储备和融资、造血能力依然是餐饮SaaS服务商的心头大石。

  行业格局三分天下,站队大佬是不是一个好的选择?

  筷玩思维很早就指出,当下的餐饮SaaS服务商领域已呈三足鼎立之势,阿里系有雅座、美味不用等、二维火、客如云、辰森等,美团点评方则有天子星、屏芯科技等,随着哗啦啦和天财商龙完成整合,行业第三股势力已开始显现。

  值得一提的是,阿里和美团点评对于餐饮信息化起初的策略都是通过投资和并购的方式来介入市场,但是仅凭这种方式基本很难达到巨头预期的效果,所以我们看到,阿里和美团点评现在都是自己主导亲自下水搞了,这大大加大了行业原本就近乎红海的激烈竞争程度,行业整合加剧使得有些一度主打收银的软件企业开始换赛道和转行。

  筷玩思维/伴伴餐饮产业服务集团创始人苏鹏认为,餐饮信息化行业进入了第二轮洗牌阶段,第一轮洗掉了一大批长尾信息化企业,眼下第二阵营的很多企业也都撑不住了……

  站队阿里这样大佬的优势非常明显,大佬背后都有一群一同摇旗呐喊的小弟,不论阿里还是美团点评,两者都是本地生活服务领域的巨头企业,但摆在明面上的劣势就是这两巨头水火不相容,如阿里系和美团系很多业务线接口互不开放,客如云自从站队阿里后,不少老客户也担心未来客如云会被美团方停掉外卖等接口。

  

  一些餐饮商家被大佬明面的厮杀搞得“劳心费力”,于是纷纷选择哗啦啦、天财商龙、Yumstone易石软件等中立服务商,本来餐饮商家就该只管经营,却不料为接口的事儿操碎了心。

  关于如今这个局面,餐链创始人汤龙斌认为,阿里系、美团系、哗啦啦系(包括天财商龙)的市场占有率还覆盖不了整个产业链,市场未来必定是需要两三年的时间来从分散往集中的方向发展,如果这个局面形成,SaaS领域容纳几家优秀的公司是没有问题的,而要快速发展,大家都知道怎么做,就是并购。

  哗啦啦联合创始人王济民认为,阿里系、美团系互不开放对市场和客户都是无益的,这本身也违背了互联网的开放精神。

  哗啦啦是以客户需求为导向的企业,为了让客户获得全域、流畅、稳定、高效的服务,我们坚持不站队;哗啦啦的战略核心是为发展越来越快、集中度越来越高的连锁餐企提供从前端到后端的高效服务。

  行业加速洗牌,纷乱的餐饮信息化到底是不是个好生意?

  餐饮SaaS系统的商业化之路似乎充满了坎坷,即使在当下,SaaS系统对一些餐饮商家来说,它最大意义也不过是线上收银而已,从服务看,SaaS系统就是以支付为入口,然后再打通其它营销、供应链和金融类服务通道而已。

  换句话说,SaaS系统就是将线上零售的运营方法套入到以线下为王的餐饮业而已,甚至可以认为,SaaS商业化的金矿不是从餐饮业原生长出来的,而是外界赋能给餐饮业的,这也导致了SaaS的市场之路一直非常艰难。

  不仅上述提及的雅座、客如云和二维火等企业艰苦求存,业内拿了融资倒闭跑路或者钱花完转型的SaaS企业也不少,这些可能都意味着SaaS在中国的路并不好走。

  笼罩在餐饮SaaS服务商头顶有两个问题,一是将这个通道持续往下挖到底何时能发现金矿?二是SaaS未来的路将如何?

  餐链创始人汤龙斌认为,在资本推动下,近些年行业内才出现一些大玩家,而行业被催熟也让同质化竞争非常明显,没有核心竞争力的企业正在被迅速淘汰掉,这个清洗的频率大概是三年一期,而这些还活着、看起来厉害的大玩家们还得在洗牌中撑下去。目前国内大多垂直SaaS企业的思想还停留在软件解决方案上面,但这些企业基本不盈利或者无法规模化盈利,大概明年才可能会出现能盈利的SaaS企业,SaaS企业的真正价值是对业内各个领域进行赋能,要真正做到降本提效。

  哗啦啦联合创始人王济民对筷玩思维表示,我们投身这个领域已经近20年了,基本是all in,2B领域绝对不是3到5年就可以做出成绩,资本解决不了所有的问题。所以业内才能看到大玩家入局、小玩家出局或者转型的现象,这是一种必然,这是行业集中度进一步提升的体现,包括餐饮连锁企业本身、餐饮后端的供应链等,都处在这一变化过程中。

  餐饮业是全世界最大的2B行业,全球健康的经济体都把稳定、可持续增长的第三产业作为国家经济之命脉根本。中国经济的转型升级是否成功,餐饮业的兴旺发达其实是关键因素。

  Yumstone易石软件创始人钱多多认为,由于没有一个2B的行业,可以像餐饮业那般具备如此庞大的客户群体(中国存量的餐厅超过400万家,全球的餐厅数量应该不下3000万家),如果有哪家餐饮管理软件厂商,哪怕只是占据10%的市场份额,都是一块令人垂涎欲滴的大蛋糕......可以肯定的一点是:十年之内,必有一家或多家百亿美金级的餐饮管理软件厂商出现:在中国,甚至全球主要的城市,拥有百万级的餐饮企业用户,这些餐厅用户一方面高度依赖软件厂商的产品与服务,一分钟都离不开;另一方面,也愿意直接或间接的持续支付大把银子......

  确实,在餐饮4万亿的大盘子中居然没几家SaaS企业能达到百亿规模,这与国外成熟市场、或者与相近的零售市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行业必然青睐成熟的或者集中度比较高的企业,它们在TOP100市场占比会比较高,而分散度大的市场TOP100占的比重则会非常低,目前国内的餐饮市场、供应链市场以及SaaS服务市场,都在向集中度比较高的市场方向发展,对于餐饮这样一个传统市场来说,保守估计集中度调高到类似美国、日本的同等程度,大概需要15到20年左右的时间。

  资本和技术对SaaS这样的互联网商业模式起了决定性的作用,餐饮SaaS服务已经是一个成熟的商业模式,它的盈利周期并不远,因为SaaS能给餐企提供基于全产业链的服务,它未来也将会成为互联网时代商业发展的基础设施,而大数据、人工智能能够为连锁餐企构筑更强的核心竞争力,这些基础数据都必然来自于SaaS系统,因此,这些优势将会为SaaS企业最终盈利提供强有力的保证。

  结语

  功能和技术的同质化、缺钱、难以盈利、难以挖掘到更深层次的客户需求是当下餐饮SaaS企业头顶的几座大山,烧钱太快、盈利太远......资本家从来都是迫切渴望高回报的玩家,他们害怕亏本、害怕被套牢,共享单车、美团点评等案例就赤裸裸地展现了这个事实,资本方几乎从不雪中送炭,他们更习惯锦上添花。

  SaaS领域的这盘棋依托于数万亿餐饮业,体量虽然庞大,但再大的货架摆上太多同质化的产品,资方也会陷入与消费者同等的选择恐惧中,正如餐链创始人汤龙斌所说,以技术和服务为导向的商业创新才是SaaS企业的破局点。


评论 0 | 关注 0 |  0 |  收藏  | 24593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