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客户端每周精选

中国支付网

 找回密码
 注册成为中国支付网会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新浪微博登陆

只需一步, 快速开始

点击这里可以发送分享哦!

中国支付网 首页 资讯 查看内容

断直连仍存统一费率等难点 年底前仍有大量工作待完成

2018-9-14 08:22 | 来自: 北京商报

分享到: 微信 更多

  攻下支付巨头 断直连仍存统一费率等难点

  断直连过程中,最引人关注的支付巨头财付通、支付宝终于与清算机构达成“牵手”。9月13日,有消息称,支付宝与银联签订协议,将正式接入银联清算平台。对此,银联与支付宝方面均未做出回应。在分析人士看来,随着微信和支付宝相继对接两大清算机构,对于行业的断直连工作是重要的推动力。不过,在断直连之后,支付机构接入银联和网联的分配机制仍待确立。

  支付巨头被攻克

  9月13日,有消息称,中国银联总裁时文朝和蚂蚁金服集团董事长兼CEO井贤栋日前代表两家机构正式就支付清算业务进行合作签约。支付宝与银联的此次合作,并非仅仅聚焦于条码侧,而是就条码侧与收单侧的清算合作一步到位。

  不过,对于这一事件,银联及支付宝方面均未给出回应。

  “断直连”最重要的攻坚难点在于支付宝和财付通,根据此前提出的方案看,清算链路是“收单机构-银联/网联-支付宝/财付通-银联/网联-发卡行”。今年4月,银联与腾讯旗下微信支付及财付通签署合作协议,微信条码支付业务正式接入银联。

  支付宝断直连的过程则显得更为曲折。4月27日,有消息称支付宝接入银联,当日晚间,银联声明间接否认此事。5月11日,网联和支付宝同时公告开展条码支付业务合作,但后来网联又删了公告。据称,支付宝方面曾提出在代理清算模式上做独特安排,但并未获得监管部门的认可,这也许是导致双方发布合作公告又撤回的主要原因。

  对于两大巨头接入清算机构,易观高级分析师王蓬博表示,支付宝接入银联可以当做是断直连过程中的一个标志性事件。

  苏宁金融研究院互联网金融中心主任薛洪言认为,在当前的行业环境下,对支付宝而言,同时接入两家清算机构是理性的选择。随着微信和支付宝相继对接两大清算机构,这两大巨头的断直连工作有望得以顺利推进,两大支付巨头业务量大、业务模式复杂,这两家机构断直连的推进,对于行业的断直连工作,是一个重要推动力。

  多因素掣肘断直连进程

  去年8月,央行支付司“209号文”曾要求,自2018年6月30日起,支付机构受理的涉及银行账户的网络支付业务全部通过网联平台处理,即6月30日“断直连”大限。但由于支付巨头利益难定、网联银联博弈以及技术等问题,导致断直连延期。

  薛洪言表示,断直连作为核心监管目标,大方向是确定的,在具体落地过程中需要考虑实际情况稳步推进。

  中国支付网创始人刘刚表示,据其获得的新的断直连时间表显示,断直连还有不少后续工作,其中的“协议支付”断直连基本完成,其他的业务类型如“网关支付”、“委托支付”尚有未完成的一些工作。据刘刚提到的新的断直连时间表显示,今年9月30日前,应完成网关支付相关接口的接入;10月31日前,应完成网关支付断直连;11月30日前,应完成付款、商业委托支付断直连;12月31日前,应完成认证支付相关接口的接入。

  不过,也有消息人士表示,延期并无明确时间表。对于断直连的进展,王蓬博指出,断直连目前仍在紧张的排期,一些安全测试还没有结束,主要是银行端,年底之前是不是能够实现全部的初步切量还有待检验。

  对于银联与网联的关系,今年博鳌亚洲论坛上,时文朝表示,银联和网联的职责不完全一样,特别是在商户端;当前银联就要配合网联,一起和银行、第三方支付机构、大商户合作,真正把监管政策的要求落到实处。

  网联、银联分配机制待定

  据了解,大多数支付机构为了求稳,同时接入银联、网联。不过,在分析人士看来,支付机构哪部分交易跑银联,哪部分交易跑网联,分配机制如何仍难确定。

  刘刚表示,支付机构基本上都接入了网联和银联,至于具体的每一笔交易到底走哪个联的通道,将由支付机构依据自身的判断来决定哪些交易走网联、哪些交易走银联,技术上很容易实现交易的路由功能。两联对比来看,银联技术更成熟一些,网联相对要年轻一些。他进一步举例称,优质商户且交服务费较高的交易,应该会优先考虑接入更稳定的银联,毕竟更成熟更可靠,出错率低,用户体验好。

  在监管层面,薛洪言表示,断直连是核心目标,无论支付交易通过网联还是银联,都是实现了断直连的目标,所以从断直连实践中看,监管默许支付机构同时接入网联和银联平台,且并未对二者的分工进行明确界定。

  根据央行2017年的209号文,支付机构受理的涉及银行账户的网络支付业务需全部通过网联平台处理。因此,市场此前有声音称,支付机构线上交易接入网联。不过,薛洪言指出,网络支付业务主要是银行卡收单业务,又不可能真正绕开银行卡组织银联,所以,随着大多数支付机构同时接入网联和银联,监管未必会强行划定明确的边界,适度的竞争更有利于市场的良性发展。

  也有分析人士对支付机构接入银联、网联的费率是否会转嫁给消费者表示担忧。 刘刚进一步指出,“断直连后,两联给予对支付宝和微信的费率政策是否导致支付机构增加了经营成本是市场比较关心的问题。以支付宝和微信在C端的垄断地位,如果有成本增加,将很容易转嫁到消费者身上。之前的提现收费就是如此”。

  在薛洪言看来,断直连后,夯实了第三方支付机构的基础设施,也为备付金集中存管奠定了基础,接下来应该着重推动统一的费率、统一的二维码标准等行业标准化工作,同时,就第三方支付业务模式创新、基于集中化支付数据的增值化服务等,也可以提上日程。


评论 0 | 关注 2 |  0 |  收藏  | 25384

刚关注/赞过的朋友 (2 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