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客户端每周精选

中国支付网

 找回密码
 注册成为中国支付网会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新浪微博登陆

只需一步, 快速开始

点击这里可以发送分享哦!

中国支付网 首页 资讯 查看内容

央行2号令的施行边界与行业可持续发展思路(二):变相违规场景分析

2018-8-9 08:50 | 来自: 中国支付网

分享到: 微信 更多

  2010年6月,中国人民银行正式发布《非金融机构支付服务管理办法》(中国人民银行令〔2010〕第 2 号),施行近8年来,开出罚单近300张,注销持牌机构28家,持续出台各类规范性文件800余个(据中国支付网不完全统计),但无论是监管还是机构从业人员,都“认为”支付行业“乱象丛生”。

  本文尝试结合非银支付机构“基本法”2号令的实施边界,分析行业发展与监管初始意图的偏离,以及在合规框架下行业可持续发展的思路。

  上一篇:央行2号令的施行边界与行业可持续发展思路(一):非银支付机构业务范畴

  支付机构属性及行业特点

  2号令第三条确定非金融支付机构由中国人民银行监管,需持牌经营,非持牌机构不得从事或变相从事支付业务,关于持牌经营与变相违规业务,有如下要点:

  第一, 支付机构需事先获得央行行政批复,否则不得在收付款人之间作为中介机构提供货币资金转移服务;支付机构需接受中国人民银行的持续监管。

  第二, 支付机构属于“非金融机构”,提供的是既有货币资金的转移服务,不产生货币,也不能提供货币信用服务。

  第三, 支付机构属于“中介机构”,其本身并不直接参与交易,而是按照一定的业务规则或程序为委托人提供服务,交易中的商品服务及资金在任何时点上都不属于支付机构。

  第四, 支付机构服务于“收付款人”,在资金转移链条上,如果还存在其他非金融机构,接受了终端收付款人的委托,则其也属于提供支付服务,应该具备支付业务资质。

  典型支付机构提供以下几类服务:1)收款端,通过协议支付、商业委托支付、网关支付、认证支付等支付产品,将消费者端的资金转移到商户,典型场景为充值、电商购物订单支付、P2P投资款、各类缴费业务;2)付款端,通过代付/商户结算将商户资金转移到消费者端,典型场景为商户提现、代付工资、现金贷放款、P2P投资回款;3)或组合以上两组产品,根据收付款人事先约定好的资金转移条件提供服务,如消费者先在电商平台充值,支付平台通过网关支付等收款端产品将消费者端资金转移到商户在支付平台开立的中间账户,待消费者购物交易完成且商户发起提现后,支付平台通过代付将资金实际转移到商户。

  持牌经营的价值与典型违规场景

  作为“非金融”“中介”,在经历漫长审批程序之后,支付机构还要面对系统检测认证、消费者权益保护、反洗钱与反恐怖融资、合规内控检查、新产品新业务报备等各方面日益严格的管控;而随着断直连和备付金全额交存,支付机构由银行的“竞合”伙伴退化到支付结算渠道代理,且丧失了通道成本的议价能力。

  另一方面,作为非金融中介,虽然贴近交易,但支付机构无法通过通道服务提升自身流量,也无法对收付款双方授信或提供信用增进服务,虽然看起来拥有海量数据,但仅基于收付款数据的商业变现可行性不大,且数据留存及使用并没有严格意义上的合规保障。

  那么,持牌的价值在哪里呢?是合规么?

  从法理角度,2号令由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办公会议通过,由行长签发公布施行。“未经中国人民银行批准,从事或变相从事支付业务”不违反法律,但根据《支付结算违法违规行为举报奖励办法》等文件,其被归于“支付结算严重违法违规”,虽没有明确的罚则,但可向中国人民银行或中国支付清算协会进行举报。如美团、携程都曾遭到律师实名举报。美团最终通过并购获得资质,而携程仍在寻求自主申请获批。

  在牌照审批放缓之后,以数亿真金白银并购支付牌照的几乎都是大型知名互联网平台,如小米、滴滴、国美、有赞、51信用卡、周大福、你我贷、今日头条、海澜之家等(据中国支付网不完全统计,2016年支付行业并购事件34起,2017年有21起),持牌经营使得平台交易中的收付款行为具备合规性,保障其数据和业务隐私不被非金融机构这一“中介机构”捕获,基于业务实际打造支付账户体系和信息技术架构,以更低的收付成本、更高的交易效率、更强安全保障来设计资金路由和账务核心,并基于资金流为平台上下游参与者提供资金融通渠道,从而进一步提升平台综合价值。

  那么,不大到被消费者或竞争对手举报,也不介意使用外部支付机构服务,没有足够资金或高层战略支撑并购支付牌照,又或者对自主申请支付牌照不抱希望的平台,只能违规提供支付服务了,如:

  非自营的垂直电商平台,如果不满足于仅仅提供信息中介,还为平台入驻的终端供应商提供代收服务,哪怕接入了非金融支付机构,与供应商签订代收服务协议,也属于“无证经营”。尤其是一些电商为了获得资金沉淀收益,需要用户先将资金“充值”到平台账户,将比支机构有更高的资金挪用风险。随着互联网+的渗透,如钢贸电商平台、艺术品电商品台、互联网黄金平台、宠物医疗平台等,基于其业务逻辑,内部设计了较为复杂的分账体系,涉及意向金、拍卖标的保证金和推介费、产品持有期收益及兑换金、基础会员费及无事故保险金等,从内部信息技术角度,甚至比支付机构的核心业务系统更复杂更灵活。该类平台也是银行二类账户解决方案重点营销的优质客户,但如果严格按照217号文件的规范,银行为该类平台提供服务也属于违规行为。

  无个体端劳务关系的付费内容平台,如果其自身并不共享内容所有权,而是通过打赏、会员购买等C2C形式,无论其是否以积分或会员卡等形式做资金账务过渡,将资金从平台用户转移到内容提供者,也属于“无证经营”。该类平台一般因C端流量优势选用支付宝及微信支付进行收款,在内容提供者发起提现时使用其他支付机构或银行更低成本的付款端产品,因此往往有较大的资金池;另一方面,该类平台往往对交易双方有足够的溢价能力,采取充值返点或购买年服务深度折扣的方式,吸引用户在平台聚集更多资金,除了沉淀资金之外,还有大量的因遗忘或因限制使用而遗留在平台的“沉默资金”,消费者权益更难得到保障。

  非集团或同品牌的统一收费平台,如城市加油站储值联盟平台、城市公共交通收费平台、城市教育收费平台、港口统一收费平台等,这类平台一般由城市或区域范围内的信息技术服务公司提供,对接各个上游系统而面向终端消费者统一提供服务信息,并协助上游终端供应商收款。在面向零售商的聚合支付平台被整顿后,这类平台因为服务于细分行业或集中在城市范围内,风险较为可控,仍持续提供“无证经营”服务。因为聚集了特征相同或需求相同的客群,该类平台在资金融通服务和数据征信方面有较大拓展。

  C2C业务模式下提供资金保证服务的核心企业,如房地产经纪公司或拍卖行,为买卖双方提供资金监管服务,以商品所有权转移为基础将买方资金转移到卖方,除了担保资质,还需要具备支付业务资质。

  无上下游采购关系的核心企业代收款,如快递公司或物流公司代收货款,一般由快递公司或物流公司作为银行或支付机构的特约商户,快递员或货车司机对货到付款的交易,在货物寄送给消费者时根据电商平台或终端供应商的委托收取货款,再根据订单进行内部清分,通过银行或支付机构的付款端产品将货币资金转移到电商平台或终端供应商。

  无金融产品销售资质的员工钱包,大型集团或关联企业群的员工规模较大,通过员工钱包,集团代体系内的企业法人联合体发放工资和补助,在员工授权的情况下,将工资通过支付账户或银行二类户转换为基金或理财产品,同时,为员工提供水电煤缴费、信用卡还款等缴费渠道便利,集成礼品或员工权益折扣商品等,为员工提供消费贷款便利等,虽然在无支付牌照情况下,接受员工委托将其工资转移到相应的金融产品或缴费机构账户属于违规经营,但属于集团内部产品,服务特定用户群,因举报而导致的合规风险较低。

  作者:柳芳,支付行业资深人士,长期研究支付行业合规与创新。

  下期预告:支付机构之间以及支付机构与银行之间的资金流转分析,敬请期待。


评论 0 | 关注 2 |  2 |  收藏  | 27194

刚关注/赞过的朋友 (4 人)

最新评论